目前所在 : 華嚴首頁 > > 白話解經 > 解「經」
 
《地藏經》2008東南亞弘法-檳城開示(三):學佛要重視人性
上稿人-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7-11-07
智慧滿屋--海雲和上法語:學佛要有正知見
八十華嚴 昇夜摩天宮品(四): 把聖言量變成自己的法身慧命
學佛的價值跟意義(四):如實發起菩提心
我們跟各位提到,地藏菩薩是個生命因素,從生命因素,也跟各位提到生命學的存在,我們要再一次跟各位談,學地藏菩薩這個法門,或者是學佛的人,他有一個重點,就是人性,非常重要的人性。人性,他的重要在哪裡,我們學佛人反而忽略了人性,這個就是末法時代的來臨,學佛第一個首先要重視的是人性。
回目錄
楊玉雪、鍾瑞真
查念慈
陳志聰閤家
李慕賢
陳泉名閤家
江洵美閤家
仁善(中國廣州市)
  我們跟各位提到,地藏菩薩是個生命因素,從生命因素,也跟各位提到生命學的存在,我們要再一次跟各位談,學地藏菩薩這個法門,或者是學佛的人,他有一個重點,就是人性,非常重要的人性。人性,他的重要在哪裡,我們學佛人反而忽略了人性,這個就是末法時代的來臨,學佛第一個首先要重視的是人性。

  太虛大師,大家都認識吧?你怎麼會認識,知道有這麼一位大師,不是你認識他,他早就走了。他年紀不大,六十來歲就走了,但他的思想一直影響很大。他有一句名言,大家參考看看,他說:「仰止唯佛陀,成就在人格,人成則佛成,是名真現實。」聽懂嗎?這「仰止」,仰就是抬頭,止就是停止,仰止依靠唯有佛陀,仰止唯佛陀。「成就在人格」,他是講人格,人成則佛成,人格成了,佛就成了。「是名真現實」,就是你要學佛真的要學就是要學這個。

學佛要重視人性

  我們今天大家學到哪裡去了呢?學到步罡踏斗(台語),步罡踏斗,道教的一個修法,走路叫三七步,有步,那也是一種手印、身印,步伐的步印。不是要你學那個奇奇怪怪的,特異功能的那些,絕不是。學佛只是要你學做一個正正常常的人,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、光明磊落的人,只是這樣而已。你不要以為學佛以後,這裡長一隻角出來,開始扭扭捏捏的,奇奇怪怪的。

  人家說「嗨,老李,好久沒見了。」「阿彌陀佛!」「你怎麼了?」「善哉善哉!」那不是怪物嗎。很正常「嗨!」這樣就好了。

  「嗯,最近不錯。」「最近在幹什麼?」「在學佛。」可是你不敢講。「最近在幹什麼?」「沒有啦,沒有啦。」

  「沒有?沒有在幹什麼?」「沒有啦」,勉強講:「好啦,告訴你一點啦。」“做什麼?」「修身養性啦。」

  你看,歪了吧,學佛都不敢講,學佛又不是小偷。你看看,要你講清楚,你不敢講,不該講的時候又裝模作樣的「阿彌陀佛」。這個就是他的人格已經歪曲了。所以我們做人你記得,傳統一句話講──灑掃應對進退。這簡單吧?應對進退,應對會嗎?告訴你很多人不會,年輕的朋友這一點更重要,很多年輕人出社會一直抱怨,一直抱怨世界不公平,我這麼能幹,為什麼老是隔壁那個升官?因為他會巴結,因為她長得漂亮,因為……。告訴你都不是這些。因為他應對進退得宜,因為你的應對不行,你不知道,應對進退不是長官來我站起來,長官走我再坐下去,不是這些。因為你要給人家一個好印象,這是很重要的。

  但是有很多人,有能力、有理想,然後他就不給人家好印象,他就要「我就要給你看,看我有多酷!」你有多酷放到冷藏室裡頭去,放到雪櫃裡頭去,酷也沒用,酷人家不理你,有機會,人家要找跟我合得來的人,是不是?同樣你也是一樣,你也是要用你合得來的人嘛。你要跟人家合得來,要怎麼合得來,就是應對進退要合宜。合宜,這個很重要,那應對進退怎麼合宜呢,那是人性的問題。你要留意到這一點,你有沒有注意到?很重要,家裡有小朋友,你就要開始強調應對進退這一點。

  所以我常講,你要是有小孩子到了五、六歲以後,你就要開始訓練了。你家有親戚有朋友來,他都要出來,倒茶、端茶,在適當的時機,接待完畢以後要一鞠躬,說伯伯叔叔阿姨姑姑,你們先談,我要去做功課或者我要出去玩。要教他很正常的人生觀,我出去玩沒有錯,你們談什麼我聽不懂,我已經跟你接待完畢了,剩下來我就要出去玩了,或者我要去做功課了。你要教他,你不要你們在講那個什麼天方夜譚的,他根本也聽不懂,你也要叫他在那邊聽,他當然就會叛逆呀。是不是?你要留意到。

  但是又有很多家長不要小孩子去做應對的工作,因為等一下杯子翻倒了,等一下茶壺打破了,反而會出洋相。不是,那些都是成本,你要給他去做,他懂得,倒茶倒幾分滿。你有沒有想過?輪到你倒,你也倒不好,因為你不會應對進退嘛,端茶端到什麼地方,你也不知道啊,那把茶一端出來半杯在外面,這個就是你不會做事。

  這為人處事是很重要的,我們自古以來,這部分叫做大學。數學、科技叫做小學,小學講競爭,大學是講合宜、和諧,你要留意到。小學講競爭、講計較;大學講圓融,講和諧。而這個東西就是佛法裡面所講的,假如這個基礎沒有,你別修行。假如開口就跟人家吵架,這種人修行不能成就,人格性不健全,人家在講什麼就「哼!」那樣的人不能修行,這種態度的人修行很容易男的成魔,女的成精。你不要看牛魔王怎麼來的,就這一號人物,蜘蛛精怎麼來的,也是這一號人物,不然怎麼有牛魔王,蜘蛛精,都是人格不健全。

  人格不健全,他跟人家處不來,看這個也不滿意,看那個也不滿意,這種人不要修行。而這種人一想修行就有一個特色,一直想要很快成就,「有沒有什麼方法,給我點一下,我就開悟」,給我點一下,給我吃一個什麼,我就變蜘蛛精了。炒短線修行是不可能的,修行一定要一步一腳印,然後徹底去改造你的生命,所以修行叫做生命改造工程。所以我們期望大家先把人格跟人性的這個部分給處理好,這是我們所要求的。那為什麼要講這個呢,從佛教的思想上來看,我再講一遍佛教思想的發展,昨天大概講了講,現在我從另一個層面來看。

三法印──諸行無常,諸法無我,寂靜涅槃

  佛在世的時候,叫佛世時代,他告訴我們的佛法,你記得,他有兩個方面,一個是佛陀所講的真理,一個是佛教的文化。佛陀真理就是三法印──諸行無常,諸法無我,寂靜涅槃。這三個就叫三法印。除開三法印以外的,助念是不是佛法?是。對不對,它是佛法,它是佛法中的一種文化,你不要說它不是佛法,它是佛法;辦法會是不是佛法?也是佛法。法會是佛法的一部分,一小部分,它不是真理。藏密,西藏那邊的佛法,說人死後,要給他做破瓦法,然後切成四塊,要不然太重了,因為他又在高山上,空氣稀薄,然後背到山上去餵鳥,叫天葬,這很殊勝,殊勝嗎?殊勝吶,對他們來講是殊勝,我們來看叫文化。佛陀沒有叫你把爸爸分成四塊,背到山上去餵鳥,但你跟他講你把爸爸切成四塊拿去,那你是不恭敬,因為對西藏佛教文化而言是殊勝,所以要說你把爸爸「天葬」,那你就內行的;你說你怎麼把爸爸切成四塊拿去餵鳥,那你就是欠揍,因為那是文化,它不是真理。

  我們北傳佛教穿這個僧服(師示自己的衣服),你看藏傳佛教穿那個有沒有,藏傳穿豬肝色,他們叫藏紅色,南傳佛教穿那個橙黃色,那叫金縷衣,這些叫文化。沒有說這個叫真理呀!師父要剃頭,剃頭有的師父剃得光光的,像五百燭光一樣,「啵」!那很亮;有的人不要,有的人還要一定有頭髮。古代是用剪刀剪的,所以他本來就剪得不整齊,剪刀剪怎麼會整齊呀,剪刀剪要剪到很整齊,那就不要修行了,一整天在那邊剪就好了。所以頭髮剃光亮晶晶,還是留點頭髮?那是文化。不過佛的制度,這一種戒律的東西都是文化,只要是文化的東西,你記得,戒律可開,可以開戒。

因果是真理,戒律不是真理,戒律是文化

  殺戒不准犯,所以叫不殺戒,不殺戒是不殺戒,禽流感的時候怎麼辦?開戒。開戒有沒有因果,因果照算,沒有說開戒不犯因果的,你犯殺業當然有殺的因果,但是戒律不犯,因為已經開戒了,你說登革熱?台灣登革熱是蠻厲害的,有登革熱,蚊子要消滅,那就要開殺戒呀。所以開戒只是不犯戒,並不是說開戒就沒有因果,你不要搞錯了,因果是真理,戒律不是真理,戒律是文化,我們學佛剛好學顛倒,不犯戒的犯因果,真笨吶,我們寧可犯戒也不犯因果,你要留意到。

  所以佛法有一句話:寧與犯戒者同住,也不與破見者同住。破見,破見的人就是不明真理的人,犯戒,戒是文化嘛,他只是這個文化他不習慣,譬如我們這裡吃的是馬來菜,馬來菜吃不習慣換印度菜吃嘛,這個沒有關系。你假如這個僧團裡頭規定,大家都吃馬來菜,那這個僧團的人統統要吃馬來菜,可是這個特殊人物就是馬來菜吃不慣,那你就吃川菜,這就好了。但是這個叫犯戒,因為戒律是大眾共同遵守的公約,他因為不習慣所以他犯,這個就開戒,開給他就好了。

  所以我們要知道,戒律這個東西是文化的東西,因果這個東西是真理的東西,我們今天傻瓜佛子,他的三寶是第一寶傻瓜,他就倒過來,他會堅持戒律而犯因果。我們不要犯因果,戒律是可以開的,在不行的情況下,你跟師父講,師父我這個戒律不能守了,不能守就開戒嘛,不是說不能守戒的人就要去死呀,因為他不是因果的問題,所以這個部分大家弄清楚。

  那麼佛陀的時代講三法印是真理,那昨天我們跟各位講,第一期佛教思想演變過來以後,空宗的思想,就是般若性空的思想發展,把三法印統一為一法印,叫做空性。要弄清楚,這個大概也是我講的,你們大概沒聽過,因為諸行無常,是不是空?諸法無我,是不是空?寂靜涅槃是不是空?所以既然都空就叫空性啊,所以一法印的空性是涵蓋著三法印。

  你要留意到這一點,這是第一期佛教思想到後期,發展早期大乘佛法的時候,先轉變成空性出來,在這個時候,空性思想逐漸展開,有個問題產生了。空性在運作的時候,大家假如懂英文,受英文教育的,空這個字怎麼念呢,英文empty,這杯子沒水叫什麼,也是空的,empty,empty是杯子空空,還是空性的空?所以你這個「空」就發生問題了,他不是那個空,你知道嗎?天空的空也是空,杯子空空的空也是空,用河洛話、福建話來說這個人發瘋了,也叫空空。這個空跟那個空不一樣,知道嗎?這個柱子是實心的還是空心的也是空,到底哪個空啊!你也搞不清楚,所以你就會發現每個人都在講空,好像很空,但是你的空都不空。

  佛法發展到這個地方,「空」要怎麼落實就產生問題了。「空性」這兩個字,或者「空相」這兩個字,你要帶著疑情,首先你接受有「空性」這個東西,但是我所認知的空是不是真的這個空,你要帶著這樣的疑情慢慢的去求證,你的佛法會長足的進步。空性,還有心經上面講諸法空相,「空相」跟「空性」有什麼差別?你稍微帶著疑情,疑情的意思就是我先接受,然後再求證,你假如先拒絕就沒有疑情了,拒絕就不要管他了。我先接受,那我慢慢再去求證,這跟大膽假設,小心求證不一樣,因為你要契入真理,你一定要帶疑情,你才能契入真理,這是一個基本條件。

  那麼這個空性產生以後,真正在求證這個部分發展到成熟的階段,他叫做本體,本體是實有。實有,但是無形無狀,可是它能起妙用,這個就是問題了,這樣你就很具體,有一個東西,那個東西叫做「空」,而不是這裡什麼都沒有叫做空,跟那個概念就完全不一樣,他有一個東西,那個東西叫做空,而那個東西摸不到,嗅不到,無形無狀,而他又確確實實能起作用。

  這個東西,因為一直講空,講到後來沒辦法講,你不懂就是不懂,怎麼講呢,中國人就發明了一個字,叫體,本體。所以這個體,你只要看佛經裡頭,早期不叫體,叫身,身體,我們現在叫身體,有沒有?身體這兩個字不是你的普通語言,身體這兩個字是標準的佛教的語言,身體這兩個字是佛教的術語,你現在都在講我有身體,你也有身體,那個身體是佛教的專有名詞,只是最早期用「身」,所以有法身、佛身、化身。

  佛身的意思是覺悟的本體,佛身這兩個字是覺悟的本體,佛法是覺悟的方法,佛教是覺悟的教育。你佛身就想釋迦牟尼佛的身體叫佛身,那你的定義完全錯了。釋迦牟尼佛的身體當然叫佛身了,可你也有佛身吶,你也有覺悟的本體,這個定義你弄清楚。後來把這個「身」,因為要跟身體區別,所以叫做本體,萬法真如的本體,本體就產生了,本體現在比較常用的叫本質,其實是同一個東西。

  同一個東西下來,我是希望各位在學佛的時候把這個關鍵字的基本定義要弄清楚。基本定義弄清楚以後,你來看佛法,就很容易證典、正確,不然你的解釋會偏差,看不懂佛法。大乘佛法尤其在中國文化的系統裡,它在這一部分是區別的很清楚。

法界是真理的範圍,法身是真理的本質

  這個本體一產生以後就有一個狀況了,這是我跟各位講第四期佛教以後要發展的地方,因為本體裡頭我們叫佛身,佛身是從覺悟來講,可是從真理來講就叫法身,法界那個法,正法那個法。法怎麼定義?就是真理。你不要看那個法,正法久住有沒有,正法久住是真正的真理叫正法,所以法界就是真理的範圍,法身是真理的本質,我這樣定義有沒有很清楚,你應該都記起來,不要再搞錯了。

  所以法界的法是真理,法身的法也是真理,正法的法也是真理,真理只有一個,所以正法也只有一個。你注意看,《華嚴經》裡頭講到正法,一定正法,不會講「一切正法」,也不會講「諸正法、所有正法」,不會,他只要講到「一切正法」的時候,這裡面就有其他意義在。因為正法只有一個,所以不可能很多正法,你要留意到。但是講一切法的時候,一定講有為法,一切法如夢幻泡影,一定是有為法,不是正法,不是真理。這就是佛法用詞的語言模式,你的語言模式沒搞清楚,你對佛法想要弄明白,那就很困難。

  那麼已經弄出法身來了,法身來的時候,只有一個空性,你不證得空性就不能證法身,證法身要不要跟人相處,這個就是個問題了。那麼有些證法身的人不喜歡跟人相處,這種人叫「非人格性法身」,法身有這種非人格性法身,那是誰呀──阿羅漢,樂阿蘭若。你想去找他,他會躲起來,這種阿羅漢很多,不止佛教的阿羅漢,道家的阿羅漢就更嚴重。因為人要去找他,人吶,你我他都是人,人有一種味道,味道叫臭汗味,知道嗎?有沒有人這樣講這個味道?人有個人味,人味對修行的阿羅漢來講,阿羅漢叫什麼,中文叫「應真」,相應於真理的這種人,「應真」以中國傳統的話叫做「仙」,因為道家修行就是要乘鶴歸去,不就成仙了嗎?他說應真就是好像是仙人。但不是仙人,有點類似天人的意思,他已經出三界了,不食人間煙火。

  人跟其他動物一樣,有一種特別的味道,但你的鼻子聞不到,你聞到的叫體味,可能是狐臭,那個體味跟貓跟狗的味道是差不多,那叫做物理現象的味道。你注意啊,這些應真的羅漢不會討厭這個味道,因為這些阿羅漢常常跟老虎、獅子在一起呀,跟那些野獸在一起,他都不怕它的味道,他怎麼會怕你這個人的味道,人的身體的味道,基本上來說是要比動物的味道要淡一點,用我們的鼻子聞自己比較淡了,但聞野獸的味道比較重。可是站在這些應真的仙人來看都是動物,你也是動物,凡夫也是動物嘛,這個味道是一樣的,所以他不會討厭這個味道。但是他討厭另一種味道,什麼味道?你大腦運轉以後會產生一種味道,這個就很討厭了,因為大腦裡頭都是貪嗔癡。

  動物只有無明蓋住大腦不起作用,你注意看,老虎吃飽以後,他差不多有一個禮拜不殺生,老虎它只要吃飽以後,如果撲殺一隻羊,牠把羊吃了,大概也只能吃一半,一隻老虎吃一隻羊,吃不到一半,他把肉啃一啃,老虎是很粗糙的動物,啃一啃就走了,留給其他的小動物去吃。鬣狗就比較精緻了,它啃的光光的。老虎沒有,老虎就咬兩口,吃飽了,填飽肚子就一個禮拜,它躺著睡覺,那兔子再來,拉它的鬍鬚都沒關係,因為它不想吃了,所以它的大腦是不轉的,但是它餓起來就一定要吃東西。它只是吃一餐飯,所以老虎吃飽飯不叫殺生,你知道嗎,他不會殺的,因為它吃飽就好了,其他的肉它是給別人吃呀。

動物沒有殺生的業,因為牠沒有貪

  人類就很可惡了,吃不完的做肉鬆、曬魚乾呀,吃就吃了還要加醬油呀,你看老虎什麼時候吃肉還要加醬油呀,老虎吃肉什麼時候在烤肉呀,還要加黑胡椒?老虎沒有,所以老虎不叫殺生,他只是吃飽而已。吃飽飯你再來,什麼小綿羊來、小兔子來,它四腳朝天,眼睛瞄一下,它要休息了,所以它沒有殺生的業,你要注意了,因為它沒有貪。

  我們殺生的殺是因為你有貪,人為什麼會有貪呢?就是大腦裡頭有一種恐懼。什麼恐懼?沒東西吃怎麼辦?所以趁有東西的時候他就開始儲蓄,人類的業主要來自會儲蓄,你要記得,會儲蓄的人是你的根本業。你大概聽不清楚了,從來歷史上講佛法不會講儲蓄,儲蓄是美德,儲蓄是美德還要你講,我也知道呀,但是儲蓄是你的根本業。

  儲蓄是累積,你要累積你的財富,所以累積到最後,累積越多的人叫富翁,再加上模仿效果,經濟學的理論叫模仿效果,你有LV,我也要有LV,你有Cartier,我也要有Cartier,這叫模仿效果。模仿效果就有競爭,這個競爭的時候就有傷害。儲蓄本身假如說我只儲蓄夠用就好,誰知道儲蓄夠給冬天用是夠了,可是明年要是沒有收獲怎麼辦?我明年一起再存嘛,明年存,那後年乾脆一起存,存到後年去,那連子孫的一起存,這就是根本業。

  動物不會有儲蓄,動物吃飽就算了,就要開始睡覺了。我們不是呀,一百九吃到飽,有沒有?這裡有沒有吃到飽的,叫Butffet,台灣是一百九吃到飽,兩百九吃飽老,三百九吃到往生極樂世界,這都是增長貪心。你在日常生活中你就要知道熄滅貪嗔癡。

  人類因為大腦會有這種轉法,所以他的生命裡有那個貪嗔癡的味道會出來,應真的羅漢就討厭這種味道,這叫做非人格性法身。那麼人格性法身的人,就是證得這個人格性法身的人,他還要跟眾生相處,因為要度眾生成佛,人道最好度。人道其實是很難度,眾生難度,可是眾生等下輩子再來就好度了。我的意思不是說你前輩子是畜生,我們這輩子會來學佛,前輩子都有因緣,曾經聽過佛法,你這輩子進佛門就自然走進來。假如前輩子你沒有接觸佛法,這輩子要接觸佛法,就好像人家跟你賣保險一樣,用一萬零一個理由,你也要把他拒絕掉。可是今天不是人家跟你推銷佛法才進來的,是你自己進來的,可見是過去生你都已經接觸佛法了,我們很多大德修行也喜歡度這些眾生。所以你有修,有沒有?施食法、蒙山施食,每天早上吃飯前施幾粒米,幾粒飯在外面,給什麼吃我不知道,但是到最後你會發現很多鳥會飛來就對了,那就是跟眾生結緣。看起來好像鳥來吃,其實廣大的眾生都結緣了,所以你要常施食。

  施食是個密法,中午要午供,中午要供佛,以前我們是初一、十五午供,初二、十六打牙祭,拜門口。現在不要緊,你就禮拜六午供,禮拜天施食,施食就三點半以後,或者禮拜六禮拜天都午供,下午三點半以後都施食。你要記得,施食結善緣,做生意的人你就容易有貴人協助,午供修福報,你老是一進場,人家就漲停板,你都買不到,這個時候你就要修午供。你要想要福報,你就修午供,記住,這是根本法輪。不是說想要發財就要修財神法,沒有那回事,想要發財是午供,想要生意興隆,想要有好善緣,有很多人經常得罪別人,跟別人相處不好的,那要蒙山施食。我簡單跟你講。

  這個不難,我們各個道場幾乎都有在做,晚課會施食,午課有午供,這個都在進行,你常常到道場來參加共修,那你就會了嘛。這個不需要傳法灌頂,我們漢傳佛教的密法沒有特別傳法灌頂,這個佛法,我跟你這樣講就已經傳法了,我已經傳了。你不要因為我沒有跟你收紅包你就說沒有灌頂,我已經灌頂了。這個講經的師父實在很倒霉,每次灌頂都沒有人包紅包,人家活佛來了,包了紅包他還不一定給你灌頂呢。這個是一個修法的情況。

  這個修人格性法身的這些應真羅漢,他就積極的跟眾生相處,他有沒有這個東西呢,他也有,但是他自己為了救拔眾生,熄滅眾生的貪嗔癡,因為他知道有,你有沒有貪嗔癡來,那種非人格法身都聞得到。我簡單講叫做聞得到,其實不是只有鼻子聞得到,看都看得到,你從老遠來,他都看到了,所以非人格性法身的阿羅漢早就跑掉了,你想找他根本就沒用,因為他看得到你,你看不到他。人格性法身知道,因為他要教你,他要是告訴你,你有貪嗔癡慢疑,你一定會嚇破膽,他就不跟你講。他告訴你,知道你要什麼,叫你修那個法。他也沒講為什麼,他就叫我修那個,到底對不對,好不好,要不要?你一大堆的問號,所以你都修不成。

  真的有成就的這些人格性法身叫法身大士,他是不跟你講他是誰的,假的才會跟你講,「我是觀世音菩薩化身」,呵!那你就很信了,「我是地藏王菩薩化身」,那你就信了,還有那個什麼釋迦牟尼佛轉世的,那個你都很信了,真的才不會跟你講,真的菩薩真的佛來為什麼要告訴你,都假的來才會跟你講,真的不會說。

  在這種情況之下,這些人格性法身的法身大士他有一個特色,他不講空性,他把空性轉為人性,你要留意到。那個空性的人,華嚴宗裡把他統歸到真空絕相觀,真空絕相,所以那個相他很清楚,你來我不理你,叫「真空絕相觀」。那麼人性的這個部分,他把這個空性叫做「理」,把跟「理」相處的這個部分叫做「事」,他理事無礙,所以通達人性,所以真空絕相觀這邊是理法界通達,但事法界沒有。

  人性的法身大士他就理事無礙,他能理能事,理能夠拿來在事上實際運用,他接引眾生用的、調教眾生用的,他是這個部分。那理事無礙再進一步就是最高境界──事事無礙法界,叫「周遍含容觀」,這事事無礙修的,就由人性再更進一步你根本看不到了,他不跟你講人性了,他講人情味。所以中國人很有人情味。

  我不知道各位有沒有人情味,現在都沒有人情味了,現在都住在小監獄裡頭,你住的像不像小監獄?自己爬上去,樓下先鎖一道門,爬到上面再鎖兩道門,進到裡面落地門窗再鎖一道門,把自己關在監獄裡頭,進房間再鎖一道門。現在那些商業賣鎖的人還沒有想到,在床上怎麼樣再綁一道門、一道鎖,他還沒有發明出來。這個是在做什麼呢?這個就失去人情味了。失去人情味的人絕大部分會失去人性,你要留意到,會失去人性。

  我們要求各位的,你要有人性,從人性發展人情味。現在你注意看,我不是說你,說到你純屬巧合,這是事實。很多工商界裡頭的salesman 推銷員,推銷員只是一個代表,另一種人叫政客,也是這樣,「嗨!你好!你好!」頭看這邊、手揮那邊,「你好!」看起來好像很殷勤,其實跟人家握手這兩隻手都快要被分屍了,他一直握,這個真叫握手嗎?這個叫做交際應酬。

  這一種交際應酬的人來講,他們是沒有人情味的,他也沒有人性的,這個叫做商業化,他為了應付他的市場需要,是不是這樣?為了市場需要,他拼命去跟人家握手,那個握手,這麼一隻手而已,丟給人家隨便人家去搖,人家摸一下就高興的不得了。尤其那些什麼明星什麼偶像,最多這些東西了,這個沒有人性也沒有人情味。

  我們在談的這個部分是基於人性發展出來的人情味,所以在人情味的立場上,主要看的是什麼?是真實的應對進退,與人相處的應對進退。現代人不一樣了,舉例說去美國留學,美國同學們聽課,都把腳放在椅子上,叼個煙跟教授講話,這個叫做自由民主開放……這個叫做自由民主嗎?這個叫墮落。我們尊重老師是應該的,這不是威權教條講的尊師重道的那種尊師,而是本來人與人之間應該互相尊重。

  老師在上課,腳翹得很高,就叫做這是我的尊重方式,是沒有錯,你可以這樣表達,那個可以,老師到你家去或者你到老師家去,那個也可以。可是在教室不宜,因為那是一個公眾的場合,這是個族群公約,有一定的標準。你私人相處是私人的生命空間,你兩個人你們高興怎麼樣沒人管,可是在公開場合那是不行的。這個是一個起碼的應對進退,假如這時候人與人之間太過於自我的話,你記得,你自我別人也自我,那個時候你就不能相互溝通。

  這個時候就產生剛才講的那種情況,「哼!他就是會走後門,他就是會撒嬌」,不是撒嬌,人家是應對得宜。所以在展現自我的同時,我要有人跟我合作,那這個人是不是要有默契、要有共識,他才能跟我產生共鳴,我當然用那個人。而你是自我展現,我叫你來你就「哼!」交代你也「哼!」到底你接受不接受?但有些人雖然是這種態度,但是結果做出來,老板也說:「這個傢伙酷哦,能力還可以嘛。」可是很多人不是,「哼,我為什麼跟他一樣?」你的長官,你的領導,你的上司,我現在到底有沒有把命令交出去呀?他到底要不要做,他是不是會有恐懼呀?在這個時候,升官會有你的份嗎?這就是應對進退。而你假如放任慣了,自我主義慣了,你在什麼時候應該收斂,你不會應對,所以這種人出了社會以後,他的失敗,他的挫折,他的痛苦會特別多。他會一直抱怨,別人都靠撒嬌,可是你沒想到,你在耍賴呀!人家不是撒嬌,他是應對得宜。

  所以應對進退在中國文化的系統裡講,發展成人情味,在佛教的系統裡他也發展成人情味,這是基於人性而講的,而人性是來自空性,這個是佛教的思維系統。從儒家的思想裡,人情味可能有虛妄、虛偽、有偽君子。但是從佛家的思想裡,那是一種人格的表現,因為要接引眾生,他適可表達一定的關懷和體貼,所以佛教不是沒有人情味的。

  今天很多學佛的同修們,學到最後都變得怪裡怪氣,陰陽怪氣,穿著海青在街上走,你最好白天走,不要晚上走,人家一問,「老李呀,好久沒見了」,「阿彌陀佛」,問「你怎麼啦?」「善哉善哉」。我是問你現在,你現在怎麼了?!為什麼?完全修錯了,你把佛法搞錯了。

仰止唯佛陀,成就在人格,人成則佛成,是名真現實

  這是我們從這個地方跟你講人性的重要性,所以講「仰止唯佛陀」,對三寶具足信心,「成就在人格」,你人格性要健全,「人成則佛成」,這個基本上完成了,「是名真現實」,這個才叫真實。真正你要進行生命改造,在這個前提之下,要改造你的生命,我跟各位講,上上根器者,三個月可以證法身,笨笨笨非常笨的這種人,三年可以證法身,不止證阿羅漢。你知道嗎?你別擔心啊,問題就在於你的人格性,為人處世,應對進退有問題。

  我跟各位講這個是最簡單的,你不要一直以為說我學佛怎麼樣,為什麼不能成就,學佛沒有不能成就的,沒有說修行不能成就的,沒有。不能成就的原因主要的就是你的人格性不健全,沒有健康的家庭生活,沒有健康的社會生活,一個完整的家庭跟社會生活是絕對需要的,所以我們講人性的問題在這裡。從地藏菩薩這個生命因素來看你的人性健康不健康,這是第一個問題。

  第二個問題要跟各位談的是,我們現在這個社會跟以前不一樣。以前是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帝力於我有何哉?皇帝代表政治,政治跟我有什麼關係呀!太陽起來我伸個懶腰,開始下田工作去了,太陽下山我收一收,腳洗一洗,上床睡覺了。天天如此,生活多安定,多美好,哪還有什麼緬甸水災,天曉得;四川地震,天曉得,我只是太陽出來我去工作,太陽下山我回來,就只有這樣子而已。所以這樣的情況,修行就很簡單了。尤其北方人,到了冬天,天那麼冷,住在家裡一個人也麻煩,每個人都在家裡生火取暖,乾脆把要吃的東西弄好了帶到廟裡去,給廟裡吃,然後我就窩在廟裡,因為廟裡有伙頭會生火,有飯頭會煮飯,有大寮頭管大寮,雲水堂管雲水堂。好了,那就住進去了,三個月安居以後回來,我告訴你,都脫胎換骨了,生活很安定。

  可是現在不一樣。現在的特色是什麼,競爭。大家到處找師父,找道場,在找什麼,找看誰最高明,一講我就開悟的。幾乎每天都有人這樣問,「師父我要怎麼修會開悟?」你會開悟嗎?你怎麼不想想。「師父你看我會不會開悟?」為什麼他一直要找開悟呢,找明心見性,找證阿羅漢,找這些幹嘛?當你一直在找這些東西的時候,基本上,你的人格性是不健全的,就像一個小孩子,坐到飯桌上就問,「爸,我什麼時候吃飽?」你要趕快吃啊,吃完了就吃飽了,你不吃只在那邊問說我什麼時候會吃飽。你怎麼會吃飽,你不吃怎麼飽?你要開悟,先問你有沒有修行,要修行,具備的條件有嗎?先把條件具備好,這是個關鍵處。

  所以我們才一再跟各位講說你做人處事的基本條件做好,所以記得,修行的資糧道,想要修行、想要學佛的資糧道就這三個,第一個人格性健全;第二個很完整的、正常的家庭社會生活;第三個,在一段時間以後,你現在應該有一段時間了,假如年輕的朋友還沒有出社會,你還要在社會上奮鬥一段時間,那麼你會產生一個觀念,我這樣奮鬥對嗎?人生只有這樣嗎?人生應該怎麼樣才對,怎麼樣才好?當你在開始追求這個的時候,第三個資糧道具足了,那你要來修行就很快。

  這裡面的前提就是人格性要健全,不健全的不算。你有沒有健全我們一看就知道,從你在談佛法、談生活的時候,就知道你人格性幾分了,所以基本上你想精進、想報名要來修法精進的,我們這些資料都會架構起來,大概你把這弄好,就可以知道你修行多久會成就了。當然有的成阿彌陀佛,有的成釋迦牟尼佛,有的成牛魔王,有的成蜘蛛精,這個一看就知道了。那你要怎麼樣的訓練,關鍵在矯正人格性問題,而人格性問題最明顯的看法就是應對進退。

  你知道嗎,很多同修坐在那遠遠的角落,天邊海角那邊,他講話像蚊子一樣,搞了半天我沒聽到他在問東西呀,然後他站起來就很生氣,「你為什麼不理我?」我說,「我什麼時候不理你?」「不然我問了三次問題,你都不回答我。」我說:「你哪裡問了?」我問隔壁的人有沒有問,「有啊,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念咒還是在幹什麼。」這就是應對進退,你要發問你要表達清楚,你又不講清楚,然後在那邊碎碎念,連你旁邊的人都以為你在念咒,你說你問了三次,人家怎麼回答你呢?你說這樣子他會成就嗎?他絕對想精進,但沒有用,這應對進退就有問題了。我第一次可能喉嚨生病或者害羞,講話不好意思大聲,你應該移到前面來,然後又講那麼小聲,也不拿麥克風,然後再怪人家怎麼不回答你,這個都是應對進退的問題。所以各位,你一定要先克服這個困難,讓自己正常化,健康化,那才有可能講精進,講修行。




【我要護持此篇文章】

我要加入【網路二百五憨護法】→
姓名: *
E-mail: *
回目錄